当前位置: 主页 > 118图库018香港挂牌 >

“不要让陪读妈妈一直在路上”

时间:2022-09-13 08: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近年来,城乡一体化融合的步伐不断加快,由于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以及农村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期盼,在甘肃省一些地区出现了许多农村妈妈陪孩子到城市读书的现象。她们成了城市中的特殊群体。

  “孩子的教育比什么都重要,现在的社会没文化到哪里都不行,为了孩子,我只能选择陪孩子读书!”姜芝美是甘肃省平凉市庄浪县某乡一位陪读妈妈,她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她是重庆人,早年在外地打工时她和丈夫相识相恋,后来定居到了庄浪。她有两个孩子,大儿子目前在外地读大学,小女儿在县城读高一。丈夫在外地煤矿工作,家里有年逾七旬的公婆。姜芝美的家距离县城大概有50里路,坐车需要约半个小时。

  姜芝美的儿子小学三年级转到县城读书,从那时起她就开始陪读,儿子上大学后,她又陪女儿读书,其陪读生涯至今已有10多年了。“我们隔壁村有所小学,但条件不好,冬天采暖差,每天孩子放学回来手冻得通红,教学质量肯定不能和城市相比,转到县城就是为了孩子能有个好的读书环境。”姜芝美告诉记者。

  姜芝美中专学历,学过财务专业,她也曾想找一份像样的工作,但农村的家、老人还需照料,更要陪孩子读书,她没有更多选择。“我的经历听起来有点离谱,但我真的没办法,为了家和孩子我只能牺牲自己!”姜芝美对记者说。

  与姜芝美不同,陪读妈妈宋春英家离县城较近,村里没学校,孩子选择到县城读书。宋春英也有两个孩子,一个读初一、一个上小学。丈夫是建筑工人,公婆年纪不大,可以照料家里,宋春英能安心在县城陪孩子读书。“我没念过多少书,希望孩子学习成绩好,将来通过读书能有个比我们更好的前途。”宋春英说。

  冯荷花选择陪读还有另一个原因,丈夫的哥哥是通过读书走出农村的,目前大哥一家生活在城市。冯荷花也希望孩子将来能有更好的选择机会。她毫不犹豫选择了送孩子到县城读书。“我们想让孩子看到城市和农村的差距。作为父母,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培养他们,他们读书成功了,我们也尽到自己的责任了!”陪读妈妈冯荷花对记者说。

  “刚来那阵挺难的,出租屋里啥也没有,老公又不在身边,没认识人,孩子生病只能靠自己,感觉很凄凉!”回忆起开始陪读的那些日子,宋春英仍觉得有些心酸。

  那是一间不大的出租屋,一年租金4000元,但这个价格对那时的宋春英一家已不算低。县城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生活不习惯,加上经济上的压力,让来自农村的宋春英很不适应。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在县城租房陪读,这样的日子宋春英整整坚持了六年。几年前,宋春英在和其他家长闲聊中得知,幼儿园旁有一家渔具公司招人,宋春英主动上门求职。就这样,她在县城有了工作。

  宋春英白天上班,到了晚上,孩子做作业,宋春英就在灯下干活(公司的活儿可以拿回家做)。陪读六年后,在她和丈夫的打拼下,他们在县城按揭购买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去年,一家人正式入住新家,从此宋春英在县城有了自己的家。“现在每天上班,孩子还要补课,有事才回老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城里!”宋春英说。

  为了孩子读书,冯荷花起初在县城租了几年房子,几年后她和丈夫也在县城买了套5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目的就是为了陪孩子读书。

  冯荷花老家经营着10余亩苹果园,正常的年份一家有10万元左右的收入,果园主要由丈夫在家打理。平时冯荷花在县城陪孩子,每到周末,冯荷花就带着孩子赶回老家,帮家里干活。家里忙的时候,婆婆也会到县城来替她一阵。陪孩子在县城读书六年,冯荷花还是不适应城市的生活,她觉得城市的生活节奏快,她依然喜欢农村的老家。

  “农村环境好,空气好,房子也都是新修的,在这里主要是为了陪孩子,我觉得还是农村好!”冯荷花说。

  姜芝美没在县城买房子,主要因为家里开销多,经济条件所限,目前她和女儿仍租住在县城一所约2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这是一栋县城里居民自建的两层楼房,冬天采暖还得生炉子。虽然条件一般,但姜芝美并没有怨言。

  相对于生活的压力和辛劳,对姜芝美和丈夫来说,孩子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和盼头。

  “丈夫、公婆对我很好,孩子也听话,我们这个家的生活很温馨!” 每当周末回到农村的老家,姜芝美总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不久前,庄浪县妇联就城市陪读妈妈这一群体做了一次线份,调查分析报告显示:70.22%的陪读妈妈认为陪读的主要原因是子女升学压力较大;77.57%的陪读妈妈是租房陪读,58.46%的陪读妈妈选择全职陪读,7.84%的陪读妈妈在当地找了兼职,36.76%的陪读妈妈认为应关注困难家庭帮扶救助,52.33%的陪读妈妈在陪读中最常遇到的问题是工作压力;72.55%的陪读妈妈对亲子教育活动感兴趣,31.5%的陪读妈妈对职业规划感兴趣。

  “大多数陪读妈妈是放弃工作机会,全程陪读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且文化程度较低。陪读妈妈们认为陪读对孩子的积极影响大于消极影响,陪读生活对与社会接轨度有一定影响。陪读生活中遇到最多的问题是子女教育问题、工作压力问题以及人际交往问题,她们对亲子教育活动、人际交往活动以及兴趣培养活动感兴趣……”这是庄浪县妇联关于陪读妈妈调查问卷分析报告的部分结论。

  湖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齐薇薇关于陪读问题的研究显示,近十年来,年轻妇女返乡陪读成为中西部农村的普遍现象,母亲陪读现象的兴起,本质上是因为县域教育供给与农民家庭教育预期、家庭分工、教育能力不匹配,农民家庭被迫做出家庭分工调整的结果。对于农民家庭而言,母亲陪读提高了家庭教育成本,增加了家庭经济负担,减少了家庭收入来源。对于社会来说,陪读将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束缚在家庭,加剧了社会教育焦虑和教育竞争。

  “应该正视陪读妈妈现象,农村妇女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愿意投资和付出精力陪读,从教育的角度而言这本身是一大进步;当然不可否认陪读后造成的一些问题,比如家庭稳定问题、经济问题、陪读效率的问题等等,这是我们目前正在关注的!”采访中,甘肃渭源县妇联副主席曹彦华说。

  曹彦华正在写一篇关于引导陪读妈妈就业的文章。她认为,目前最需关注的是陪读妈妈就业问题,这既能缓解陪读家庭的经济压力,也能解决一些陪读妈妈没事干的问题,避免对家庭产生负面影响。曹彦华告诉记者,县妇联正和相关企业联系,开展引导陪读妈妈务工就业的相关工作。

  据甘肃漳县妇联统计,在约3000名陪读妈妈中,有1800名在县城陪读,约1200名分布在各乡镇陪读。在县妇联的帮助下,有约600名陪读妈妈在就业帮扶车间实现了就业。

  在甘肃省张掖市陪读妈妈现象较集中的山丹县,县妇联切实做好陪读妈妈三大服务工作,一是组织育婴、家政、养老等技能培训。二是瞅准用工荒的时机为陪读妈妈提供精准的就业信息。三是针对陪读妈妈在家庭教育中遇到的问题和困惑,邀请相关专家开展各类育儿课堂,至目前开展宣讲16场次,700余名陪读妈妈参与聆听。

  庄浪县妇联除了制定并下发《庄浪县妇联陪读妈妈关爱服务活动实施方案》,还积极与用工企业对接,采取“产业链+巾帼乡村就业工厂+陪读妈妈”的模式,实现产业链与陪读妈妈同推进、共发展,帮助陪读妈妈在县城站稳脚跟。

  “我是通过村妇联的工作群得到信息,找到现在这份工作的,我非常喜欢这个工作,能照顾孩子,还能赚钱补贴家用。”目前在庄浪县宫灯生产基地上班的姜芝美告诉记者,相较于其他人,她更加看重和珍惜这份工作。“有了这份收入,手头宽裕了。让我看到了希望,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姜芝美说。

  “从长远看,更需要各级教育管理等相关部门根据实际情况从根本上解决陪读妈妈这个群体的问题,比如想方设法尽最大努力解决中学学生的住校条件,以解决家长的陪读之忧。要设法均衡教育资源分配,使县、乡中学同步发展,从而实现教育均衡。作为一个社会现象,关心陪读妈妈,缓解这个群体存在的问题是社会应该重视的,我们不应该让陪读妈妈一直在路上。”西北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李育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年来,城乡一体化融合的步伐不断加快,由于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以及农村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期盼,在甘肃省一些地区出现了许多农村妈妈陪孩子到城市读书的现象。她们成了城市中的特殊群体。

  “孩子的教育比什么都重要,现在的社会没文化到哪里都不行,为了孩子,我只能选择陪孩子读书!”姜芝美是甘肃省平凉市庄浪县某乡一位陪读妈妈,她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她是重庆人,早年在外地打工时她和丈夫相识相恋,后来定居到了庄浪。她有两个孩子,大儿子目前在外地读大学,小女儿在县城读高一。丈夫在外地煤矿工作,家里有年逾七旬的公婆。姜芝美的家距离县城大概有50里路,坐车需要约半个小时。

  姜芝美的儿子小学三年级转到县城读书,从那时起她就开始陪读,儿子上大学后,她又陪女儿读书,其陪读生涯至今已有10多年了。“我们隔壁村有所小学,但条件不好,冬天采暖差,每天孩子放学回来手冻得通红,教学质量肯定不能和城市相比,转到县城就是为了孩子能有个好的读书环境。”姜芝美告诉记者。

  姜芝美中专学历,学过财务专业,她也曾想找一份像样的工作,但农村的家、老人还需照料,更要陪孩子读书,她没有更多选择。“我的经历听起来有点离谱,但我真的没办法,为了家和孩子我只能牺牲自己!”姜芝美对记者说。

  与姜芝美不同,陪读妈妈宋春英家离县城较近,村里没学校,孩子选择到县城读书。宋春英也有两个孩子,一个读初一、一个上小学。丈夫是建筑工人,公婆年纪不大,可以照料家里,宋春英能安心在县城陪孩子读书。“我没念过多少书,希望孩子学习成绩好,将来通过读书能有个比我们更好的前途。”宋春英说。

  冯荷花选择陪读还有另一个原因,丈夫的哥哥是通过读书走出农村的,目前大哥一家生活在城市。冯荷花也希望孩子将来能有更好的选择机会。她毫不犹豫选择了送孩子到县城读书。“我们想让孩子看到城市和农村的差距。作为父母,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培养他们,他们读书成功了,我们也尽到自己的责任了!”陪读妈妈冯荷花对记者说。

  “刚来那阵挺难的,出租屋里啥也没有,老公又不在身边,没认识人,孩子生病只能靠自己,感觉很凄凉!”回忆起开始陪读的那些日子,宋春英仍觉得有些心酸。

  那是一间不大的出租屋,一年租金4000元,但这个价格对那时的宋春英一家已不算低。县城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生活不习惯,加上经济上的压力,让来自农村的宋春英很不适应。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在县城租房陪读,这样的日子宋春英整整坚持了六年。几年前,宋春英在和其他家长闲聊中得知,幼儿园旁有一家渔具公司招人,宋春英主动上门求职。就这样,她在县城有了工作。

  宋春英白天上班,到了晚上,孩子做作业,宋春英就在灯下干活(公司的活儿可以拿回家做)。陪读六年后,在她和丈夫的打拼下,他们在县城按揭购买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去年,一家人正式入住新家,从此宋春英在县城有了自己的家。“现在每天上班,孩子还要补课,有事才回老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城里!”宋春英说。

  为了孩子读书,冯荷花起初在县城租了几年房子,几年后她和丈夫也在县城买了套5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目的就是为了陪孩子读书。

  冯荷花老家经营着10余亩苹果园,正常的年份一家有10万元左右的收入,果园主要由丈夫在家打理。平时冯荷花在县城陪孩子,每到周末,冯荷花就带着孩子赶回老家,帮家里干活。家里忙的时候,婆婆也会到县城来替她一阵。陪孩子在县城读书六年,冯荷花还是不适应城市的生活,她觉得城市的生活节奏快,她依然喜欢农村的老家。

  “农村环境好,空气好,房子也都是新修的,在这里主要是为了陪孩子,我觉得还是农村好!”冯荷花说。

  姜芝美没在县城买房子,主要因为家里开销多,经济条件所限,目前她和女儿仍租住在县城一所约2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这是一栋县城里居民自建的两层楼房,冬天采暖还得生炉子。虽然条件一般,但姜芝美并没有怨言。

  相对于生活的压力和辛劳,对姜芝美和丈夫来说,孩子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和盼头。

  “丈夫、公婆对我很好,孩子也听话,我们这个家的生活很温馨!” 每当周末回到农村的老家,姜芝美总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不久前,庄浪县妇联就城市陪读妈妈这一群体做了一次线份,调查分析报告显示:70.22%的陪读妈妈认为陪读的主要原因是子女升学压力较大;77.57%的陪读妈妈是租房陪读,58.46%的陪读妈妈选择全职陪读,7.84%的陪读妈妈在当地找了兼职,36.76%的陪读妈妈认为应关注困难家庭帮扶救助,52.33%的陪读妈妈在陪读中最常遇到的问题是工作压力;72.55%的陪读妈妈对亲子教育活动感兴趣,31.5%的陪读妈妈对职业规划感兴趣。

  “大多数陪读妈妈是放弃工作机会,全程陪读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且文化程度较低。陪读妈妈们认为陪读对孩子的积极影响大于消极影响,陪读生活对与社会接轨度有一定影响。陪读生活中遇到最多的问题是子女教育问题、工作压力问题以及人际交往问题,她们对亲子教育活动、人际交往活动以及兴趣培养活动感兴趣……”这是庄浪县妇联关于陪读妈妈调查问卷分析报告的部分结论。

  湖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齐薇薇关于陪读问题的研究显示,近十年来,年轻妇女返乡陪读成为中西部农村的普遍现象,母亲陪读现象的兴起,本质上是因为县域教育供给与农民家庭教育预期、家庭分工、教育能力不匹配,农民家庭被迫做出家庭分工调整的结果。对于农民家庭而言,母亲陪读提高了家庭教育成本,增加了家庭经济负担,减少了家庭收入来源。对于社会来说,陪读将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束缚在家庭,加剧了社会教育焦虑和教育竞争。

  “应该正视陪读妈妈现象,农村妇女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愿意投资和付出精力陪读,从教育的角度而言这本身是一大进步;当然不可否认陪读后造成的一些问题,比如家庭稳定问题、经济问题、陪读效率的问题等等,这是我们目前正在关注的!”采访中,甘肃渭源县妇联副主席曹彦华说。

  曹彦华正在写一篇关于引导陪读妈妈就业的文章。她认为,目前最需关注的是陪读妈妈就业问题,这既能缓解陪读家庭的经济压力,也能解决一些陪读妈妈没事干的问题,避免对家庭产生负面影响。曹彦华告诉记者,县妇联正和相关企业联系,开展引导陪读妈妈务工就业的相关工作。

  据甘肃漳县妇联统计,在约3000名陪读妈妈中,有1800名在县城陪读,约1200名分布在各乡镇陪读。在县妇联的帮助下,有约600名陪读妈妈在就业帮扶车间实现了就业。

  在甘肃省张掖市陪读妈妈现象较集中的山丹县,县妇联切实做好陪读妈妈三大服务工作,一是组织育婴、家政、养老等技能培训。二是瞅准用工荒的时机为陪读妈妈提供精准的就业信息。三是针对陪读妈妈在家庭教育中遇到的问题和困惑,邀请相关专家开展各类育儿课堂,至目前开展宣讲16场次,700余名陪读妈妈参与聆听。

  庄浪县妇联除了制定并下发《庄浪县妇联陪读妈妈关爱服务活动实施方案》,还积极与用工企业对接,采取“产业链+巾帼乡村就业工厂+陪读妈妈”的模式,实现产业链与陪读妈妈同推进、共发展,帮助陪读妈妈在县城站稳脚跟。

  “我是通过村妇联的工作群得到信息,找到现在这份工作的,我非常喜欢这个工作,能照顾孩子,还能赚钱补贴家用。”目前在庄浪县宫灯生产基地上班的姜芝美告诉记者,相较于其他人,她更加看重和珍惜这份工作。“有了这份收入,手头宽裕了。让我看到了希望,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姜芝美说。

  “从长远看,更需要各级教育管理等相关部门根据实际情况从根本上解决陪读妈妈这个群体的问题,比如想方设法尽最大努力解决中学学生的住校条件,以解决家长的陪读之忧。要设法均衡教育资源分配,使县、乡中学同步发展,从而实现教育均衡。作为一个社会现象,关心陪读妈妈,缓解这个群体存在的问题是社会应该重视的,我们不应该让陪读妈妈一直在路上。”西北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李育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年来,城乡一体化融合的步伐不断加快,由于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以及农村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期盼,在甘肃省一些地区出现了许多农村妈妈陪孩子到城市读书的现象。她们成了城市中的特殊群体。

  “孩子的教育比什么都重要,现在的社会没文化到哪里都不行,为了孩子,我只能选择陪孩子读书!”姜芝美是甘肃省平凉市庄浪县某乡一位陪读妈妈,她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她是重庆人,早年在外地打工时她和丈夫相识相恋,后来定居到了庄浪。她有两个孩子,大儿子目前在外地读大学,小女儿在县城读高一。丈夫在外地煤矿工作,家里有年逾七旬的公婆。姜芝美的家距离县城大概有50里路,坐车需要约半个小时。

  姜芝美的儿子小学三年级转到县城读书,从那时起她就开始陪读,儿子上大学后,她又陪女儿读书,其陪读生涯至今已有10多年了。“我们隔壁村有所小学,但条件不好,冬天采暖差,每天孩子放学回来手冻得通红,教学质量肯定不能和城市相比,转到县城就是为了孩子能有个好的读书环境。”姜芝美告诉记者。

  姜芝美中专学历,学过财务专业,她也曾想找一份像样的工作,但农村的家、老人还需照料,更要陪孩子读书,她没有更多选择。“我的经历听起来有点离谱,但我真的没办法,为了家和孩子我只能牺牲自己!”姜芝美对记者说。

  与姜芝美不同,陪读妈妈宋春英家离县城较近,村里没学校,孩子选择到县城读书。宋春英也有两个孩子,一个读初一、一个上小学。丈夫是建筑工人,公婆年纪不大,可以照料家里,宋春英能安心在县城陪孩子读书。“我没念过多少书,希望孩子学习成绩好,将来通过读书能有个比我们更好的前途。”宋春英说。

  冯荷花选择陪读还有另一个原因,丈夫的哥哥是通过读书走出农村的,目前大哥一家生活在城市。冯荷花也希望孩子将来能有更好的选择机会。她毫不犹豫选择了送孩子到县城读书。“我们想让孩子看到城市和农村的差距。作为父母,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培养他们,他们读书成功了,我们也尽到自己的责任了!”陪读妈妈冯荷花对记者说。

  “刚来那阵挺难的,出租屋里啥也没有,老公又不在身边,没认识人,孩子生病只能靠自己,感觉很凄凉!”回忆起开始陪读的那些日子,宋春英仍觉得有些心酸。

  那是一间不大的出租屋,一年租金4000元,但这个价格对那时的宋春英一家已不算低。县城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生活不习惯,加上经济上的压力,让来自农村的宋春英很不适应。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在县城租房陪读,这样的日子宋春英整整坚持了六年。几年前,宋春英在和其他家长闲聊中得知,幼儿园旁有一家渔具公司招人,宋春英主动上门求职。就这样,她在县城有了工作。

  宋春英白天上班,到了晚上,孩子做作业,宋春英就在灯下干活(公司的活儿可以拿回家做)。陪读六年后,在她和丈夫的打拼下,他们在县城按揭购买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去年,一家人正式入住新家,从此宋春英在县城有了自己的家。“现在每天上班,孩子还要补课,有事才回老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城里!”宋春英说。

  为了孩子读书,冯荷花起初在县城租了几年房子,几年后她和丈夫也在县城买了套5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目的就是为了陪孩子读书。

  冯荷花老家经营着10余亩苹果园,正常的年份一家有10万元左右的收入,果园主要由丈夫在家打理。平时冯荷花在县城陪孩子,每到周末,冯荷花就带着孩子赶回老家,帮家里干活。家里忙的时候,婆婆也会到县城来替她一阵。陪孩子在县城读书六年,冯荷花还是不适应城市的生活,她觉得城市的生活节奏快,她依然喜欢农村的老家。

  “农村环境好,空气好,房子也都是新修的,在这里主要是为了陪孩子,我觉得还是农村好!”冯荷花说。

  姜芝美没在县城买房子,主要因为家里开销多,经济条件所限,目前她和女儿仍租住在县城一所约2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这是一栋县城里居民自建的两层楼房,冬天采暖还得生炉子。虽然条件一般,但姜芝美并没有怨言。

  相对于生活的压力和辛劳,对姜芝美和丈夫来说,孩子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和盼头。

  “丈夫、公婆对我很好,孩子也听话,我们这个家的生活很温馨!” 每当周末回到农村的老家,姜芝美总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不久前,庄浪县妇联就城市陪读妈妈这一群体做了一次线份,调查分析报告显示:70.22%的陪读妈妈认为陪读的主要原因是子女升学压力较大;77.57%的陪读妈妈是租房陪读,58.46%的陪读妈妈选择全职陪读,7.84%的陪读妈妈在当地找了兼职,36.76%的陪读妈妈认为应关注困难家庭帮扶救助,52.33%的陪读妈妈在陪读中最常遇到的问题是工作压力;72.55%的陪读妈妈对亲子教育活动感兴趣,31.5%的陪读妈妈对职业规划感兴趣。

  “大多数陪读妈妈是放弃工作机会,全程陪读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且文化程度较低。陪读妈妈们认为陪读对孩子的积极影响大于消极影响,陪读生活对与社会接轨度有一定影响。陪读生活中遇到最多的问题是子女教育问题、工作压力问题以及人际交往问题,她们对亲子教育活动、人际交往活动以及兴趣培养活动感兴趣……”这是庄浪县妇联关于陪读妈妈调查问卷分析报告的部分结论。

  湖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齐薇薇关于陪读问题的研究显示,近十年来,年轻妇女返乡陪读成为中西部农村的普遍现象,母亲陪读现象的兴起,本质上是因为县域教育供给与农民家庭教育预期、家庭分工、教育能力不匹配,农民家庭被迫做出家庭分工调整的结果。对于农民家庭而言,母亲陪读提高了家庭教育成本,增加了家庭经济负担,减少了家庭收入来源。对于社会来说,陪读将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束缚在家庭,加剧了社会教育焦虑和教育竞争。

  “应该正视陪读妈妈现象,农村妇女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愿意投资和付出精力陪读,从教育的角度而言这本身是一大进步;当然不可否认陪读后造成的一些问题,比如家庭稳定问题、经济问题、陪读效率的问题等等,这是我们目前正在关注的!”采访中,甘肃渭源县妇联副主席曹彦华说。

  曹彦华正在写一篇关于引导陪读妈妈就业的文章。她认为,目前最需关注的是陪读妈妈就业问题,这既能缓解陪读家庭的经济压力,也能解决一些陪读妈妈没事干的问题,避免对家庭产生负面影响。曹彦华告诉记者,县妇联正和相关企业联系,开展引导陪读妈妈务工就业的相关工作。

  据甘肃漳县妇联统计,在约3000名陪读妈妈中,有1800名在县城陪读,约1200名分布在各乡镇陪读。在县妇联的帮助下,有约600名陪读妈妈在就业帮扶车间实现了就业。

  在甘肃省张掖市陪读妈妈现象较集中的山丹县,县妇联切实做好陪读妈妈三大服务工作,一是组织育婴、家政、养老等技能培训。二是瞅准用工荒的时机为陪读妈妈提供精准的就业信息。三是针对陪读妈妈在家庭教育中遇到的问题和困惑,邀请相关专家开展各类育儿课堂,至目前开展宣讲16场次,700余名陪读妈妈参与聆听。

  庄浪县妇联除了制定并下发《庄浪县妇联陪读妈妈关爱服务活动实施方案》,还积极与用工企业对接,采取“产业链+巾帼乡村就业工厂+陪读妈妈”的模式,实现产业链与陪读妈妈同推进、共发展,帮助陪读妈妈在县城站稳脚跟。

  “我是通过村妇联的工作群得到信息,找到现在这份工作的,我非常喜欢这个工作,能照顾孩子,还能赚钱补贴家用。”目前在庄浪县宫灯生产基地上班的姜芝美告诉记者,相较于其他人,她更加看重和珍惜这份工作。“有了这份收入,手头宽裕了。让我看到了希望,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姜芝美说。

  “从长远看,更需要各级教育管理等相关部门根据实际情况从根本上解决陪读妈妈这个群体的问题,比如想方设法尽最大努力解决中学学生的住校条件,以解决家长的陪读之忧。要设法均衡教育资源分配,使县、乡中学同步发展,从而实现教育均衡。作为一个社会现象,关心陪读妈妈,缓解这个群体存在的问题是社会应该重视的,我们不应该让陪读妈妈一直在路上。”西北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李育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分隔线----------------------------